当前位置:常德诗词网 -> 诗坛资讯 -> 诗论诗话 -> 爱情与田园诗词创作
爱情与田园诗词创作
常德诗词网      2018-4-15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287

何  鹤

 

从司马相如的“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到卓文君的“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从李白的“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到白居易的“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爱情,是自古以来永恒的诗词主题。但从前的日子过得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而信息化时代、消费型社会的今天,贪婪与奢望为爱情快餐化在不断制造借口,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早已无人问津。很少有人再提那句“死了都要爱”,而是千方百计地想着“过把瘾就死”。江湖上“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冲动被庙堂津津乐道。在这样的情势下,爱情诗词还有多大市场?当代田园爱情诗词向何处去?是否还有诗人执着地去关注、吟咏田园爱情题材?!

爱情从田园诞生,也必然在田园里生长,从远古走到今天,爱情从未离开田园,也从未走出诗人的视野和美好诗篇。本文就仅就自己爱情题材的田园诗词创作谈点体会。来看《垂钓》:

 

十里池塘野草风,夕阳沐浴脸初红。

村姑一角独垂钓,渴望相思在水中。

 

  春风习习,花香阵阵。微风起处,碧波荡漾。一抹夕阳洒在姑娘的脸上,她有意无意地抖动手中的鱼竿,看着水中的倒影,幻化成心上的情郎。仿佛听见了那首欢快的歌: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我的妹妹上花轿……待到夕阳落进山沟沟,让你亲个够。想着想着,不好意思地回顾四周。还好,没有人看见。《松花江纪行》也是类似的题材:

 

草青沙软柳婆娑,撑伞村姑脸半遮。

倒影摇红心荡漾,松江水暖逊秋波。

 

  美丽的松花江畔,她撑起那把曾经撑起过无数缠绵故事的花阳伞,立在堤边,那楚楚的倒影连同那片春心摇曳在春波之中。只是淡淡一笑一回眸,便秒杀了奔腾的松花江水……原生态的大自然里就这样演绎着生生不息的爱情故事。再来看《中秋赏月》

 

一轮明月正圆时,两处闲愁各自知。

遥借嫦娥挥玉手,黄龙府里报相思。

 

  明月正圆,两地独处,千里之外,遥寄相思。你在家乡还好吗?你在他乡还好吗?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高秀敏说,爱情就是一个正常人忽然得了精神病。虽是台词,但玩味一下,也颇多感触。不是吗?晏殊笔下的爱情是“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温庭筠笔下的爱情是“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唯美的诗句感动了多少红男绿女,也伴随过无数红男绿女度过无数不眠的长夜。还记得《那夜》吗:

 

回首家山别样痴,秋波涨落意参差。

共君碧海青天侧,与梦推心置腹时。

两处闲来空寂寞,几番别过剩相思。

缘深缘浅来还去,那点温情斜月知!

 

  铺着地,盖着天,天地间,你和我。星星眨着眼睛,看着这一切。没有热烈的拥抱,没有甜蜜的香吻。听到的是身边蟋蟀的歌唱和两个人的同步的心跳。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许久许久。固然厮守很美,厮守让人陶醉。而距离更产生美,但距离考验爱情。王昌龄笔下的她“忽见陌头杨柳色”时“悔教夫婿觅封侯”;张九龄笔下的“情人怨遥夜”时“竟夕起相思”。爱情给古板的诗词涂上了一抹亮丽的色彩。穿越时空,那曾经的《梦》历历在目:

 

层层故迹枕边寻,倩影犹然撩我心。

一笑穿墙推梦醒,满园听雨对花吟。

漓漓月下春流远,寂寂枝头秋恨深。

回首当年那些事,手持红豆叹如今。

 

  岁月无情,大浪淘沙。往事随风,流年如水。但总有那么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件事让你刻骨铭心。田园里的爱印着纯绿的色彩,田园里的情浸着泛红的涟漪。也许,许多的故事因为它的主人虽醉能同其乐,醒却不能述以文,而被无情地遗忘在高高的山岭,长长的麦田。但是,总有一个人,他是田园的主人,他是故事的主人,他是诗句的主人。让你在美妙的文字里体会浪漫的田园风情。

 

层云烂漫舞参差,烛影红妆正艳时。

昨夜几回新雨露,明霞一抹淡胭脂。

梦成春半醒还早,香压枝头折未迟。

就简删繁修画稿,最难除却是相思。

 

   这首《海棠》,一定让你想起一幅油画《苹果熟了》。那画面没有一个苹果,甚至连苹果树也没有,只有一个老人的特写,他用幸福的眼神向上望去。望的是什么,是这幅画的主题。通过人物的刻画,让你从人物眼神感受苹果熟了的画面。还有一幅好像前苏联的油画《即将消逝的夏天》,画面只有一个中年女人,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没有夏天消逝的景物描绘。作者是通过这个即将走向衰老的女人来传递即将消逝的夏天这个信息。画里没有,画外有。全凭读者诗意地感受和想像。这首律诗也是这样的手法。不一样的是,它写的全是景,没有出现人。但句句是在写人。字里行间充满了双重的意象,亦人亦物,亦景亦情。这种爱情诗,诗坛很少,尤其是现代诗坛更少。这样的诗,将极大地提升田园诗词的艺术品质。但阳春白雪的东西总是让人感到敬畏,好像有天然的距离感。好,我们还是找个轻松的话题,欣赏一个通俗的微缩剧本《菩萨蛮•春》

 

邻家院里陈年柳,风中怀抱毛毛狗。新绿淡如纱,摇帘透杏花。    是谁呼宝贝,心向芳菲醉。媚眼荡秋波,攀墙唤小哥。

 

地点:邻家院里;时间:柳生毛毛狗的季节;人物:谁、小哥。那个“谁”挑起窗帘,拨开柳帐,越过杏花从一侧神色慌张地上。她垫着脚尖,趴上墙头,东张西望,一副焦急万分状。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饱含秋水。时间一点点过去,她越来越焦躁。索性一条腿跨上高墙,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二狗子”。就在喊出的一瞬间,她意识到了不对,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巴,满脸通红……

  桃花坞的黄昏,举目望去:“悠悠心路望无涯,想象他年此处家。风韵已然昨日事,犹来山上傍桃花”。简直是太美了,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风物多多亦善哉,删繁就简选题材。性情人自芳菲里,我要折枝君要开。”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不就是一片天然的诗材吗:“天渐黄昏人渐痴,茶花盛处意参差。恍然记起秋娘句,信手拈来折一枝”

爱情是一道风景,一道错过就再难找回的风景。当你回首往事,一定会因为错过而懊悔。但品味着擦肩而过的美好,苦涩中不也值得留恋吗:

 

初蕾己非昨日身,只经一夜梦翻新。

总然春色千般好,艳遇何曾等过人?

 

  这首《赏花有记》让你看到的爱情不只是美好,也有无奈。而《七夕后一日》不但有无奈,更有些逝去的苍凉:

 

长夜难眠天未明,何堪聚散忆曾经。

从今只剩些诗句,读与一弯新月听。

 

  从李商隐的“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到张泌的“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都无一不是对过往的怀恋。人生总是有许多的遗憾,像我们曾经拥有过一样,失去也在情理之中,未必那样的可怕。当再度走在那个《桥畔》,从内心泛起的依然是爱的波涛:

 

遥忆当年一叶舟,曾经挥手在桥头。

相思犹似春江水,仍向离人心上流。

2017-12-12于北京

 

 

    何鹤,1967年生于吉林农安。长春市艺术研究所编剧。戏剧作品多次获奖,多部作品被拍成电视剧。于书法、美术、设计均有涉猎,曾为电视台设计台标,为书刊设计封面等等。2004年学诗, 2006年获当代诗词奖,年底,进京任《文化月刊·诗词 版》责任编辑。先后任《中国诗词年鉴》、《当代中国诗词百家》编辑。2008年起,供职于中华诗词学会。通联101100北京通州区新华联锦园331-101信箱何鹤

打印】【 】【关闭
主办: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湘ICP备 14009931 号 cdscxh@163.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沅安路排云阁   技术支持:常德俊人科技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4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