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常德诗词网 -> 诗坛资讯 -> 诗论诗话 -> 趣味与田园诗词创作
趣味与田园诗词创作
常德诗词网      2017-12-12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284

何  鹤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好像知、好、乐,一层深过一层。其实知为首要,能知才能好,能好才能乐。知、好、乐三种心理活动融为一体,就是欣赏,而欣赏所凭的是趣味。
 
    趣味是某种事物使人感到愉快、引发兴趣的特性。它以一种亲和力,使受众在新奇、振奋的情绪下,深深地被作品展示的视觉魅力或情感魅力所打动。在获得信息的同时得到美的享受,在审美体验的过程中轻松、自然地接受它所传递的信息。
 
    田园诗词创作也和其他题材的诗词创作一样,趣味性是鉴别作品优劣的一个重要标尺。人有趣味则朋友必多,诗有趣味则受者必众。反之,人无趣味不亲,诗无趣味不读。下面仅就自己在田园诗词创作中的趣味运用谈点体会。来看《李书贵携妻看鹅》:
 
老李忽然问老婆,平生我待你如何。
老婆挥手轻轻指,请看池边那对鹅。
 
    这首诗是去桃花坞农村采风期间,截取李书贵老师和夫人简短的对话而成。小诗几乎是没有任何修饰与加工,原生态地呈现出来。它有艺术性吗,有时代性吗,我看没有。但是,它,有极强的趣味性。这首诗在《何鹤诗词选集》的几百首诗中,不过是补白角色,但读者无一例外地对这首小诗给予了不同的反馈。再来看《与徐玮许焕英赏荷未见花开有感》:
 
一塘晴翠半连天,断续蛙声飞鹭闲。
且喜伊人堪入画,十分绿处补红颜。
 
    这首诗相较前一首,无论在选材与表现手法上都有明显的不同。试想一望无际的荷叶遮挡视线,而无花一朵的时候,该是多么地有煞风景。有些失望的我,回眸同来的美女,不自然地想起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故事。于是,红颜便被移进了荷塘,让她们去填补那十分的绿处,不亦乐乎?只这最后一句,便让平常的景色生动起来,便让平常的小诗鲜亮起来。还是情趣使然。田园诗词,作为诗词的一种,尤其适合表现那些原生态的俚俗风情。《农闲二人转》即是:
 
艳抹浓妆四月初,乳峰双颤嗓门粗。
绣花小扇连环转,媚眼调情逗丈夫。
 
    这首小诗剪裁于田间地头,带有浓烈的东北风情。应该是田园诗词不可多得的好题材。但竞有位编辑说“不雅”。谁见过在东北农村唱京剧的,即使唱了谁会去听呢?所谓入乡随俗,一方水土一方人。只有这样的情景才是大东北,只有这样的诗才能体现地方特色。
 
    趣味总是和情境共生共存。在一定的或特定的环境中,产生了一定或特定的情绪。这种情绪不自觉地也会走进诗词作品之中。而有选择地抓取其中最美妙的环节,至关重要。趣味,有时源于一帧画面,有时源于一个故事,有时兼而有之。《浣溪沙•雨中》便是这种:
 
撑伞情怀唯自知,横街竖巷雨丝丝。桥头久立为君痴。
短信一条温旧梦,小花几朵衬新词。此来幽会正当时。
 
    这雨中约会的小词,有画面,有情节,有叙事,有议论。状物不可谓不细腻,言情不可谓不生动,情景不可谓不交融,技法不可谓不成熟。但细究起来,其看点也还是在煽情的趣味上。
 
    趣味多种多样,表现趣味也多种多样。善于提炼生活中的趣味,是好的诗人词家必备的能力。一样的出游,一样的景物,在不同人的笔下,呈现各不相同。读者的反响也相应不同。那是来京不久去爬香山,原本想象中的红叶,一直到山顶也未出现。按说是会遗憾有加,诗意全无。而我想到的是,红叶不肯红可能是出于窃许层峦的私心,便宽容吟就了《登香山不见红叶有感》:
 
乘兴寻来到顶峰,茫然回首已成空。
想她窃许层峦翠,不肯分心为我红。
 
    转结两句出人意料,与众不同。我带着一份获得好句的冲动下了山;读者带着一份别的情趣分享了我的感受。如果说这是一首好诗,那也全在趣味。此诗是凭我释然的心态写就,而《白城待杏花》则体现了我的另类情怀:
 
我爱芳魂杏自知,疏条无处系相思。
山坡坐待春风起,看你矜持到几时。
 
     我带着冲动,用赵本山的话说就是:不管你欢不欢迎,我都是扑面而来的。但别有性格的杏花就是不肯开放。让倔强的我有些懊恼:还就不信了,你不开。你不是不开嘛。我还就不走了,想着想着还自言自语:让你矜持,看你矜持到几时?就这样我和杏花较上劲了,像一个孩子,童趣毕现。童趣,是所有趣味中最难得也最珍贵的。而童趣出现在诗中自然就会情趣盎然。
 
    诗词创作和欣赏时所表现的趣味,由性情、身世和传统三个因素决定。根据天生的性情而加以磨砺,扩充经历加以体验,承袭传统融会贯通,这个过程就是所谓诗人的修养。诗词创作也和其他文艺领域一样,趣味不可或缺。诗词作品艺术价值有高低分别,鉴别高低多凭趣味,能把在自然或艺术中所领略的趣味表现到作品里就是创造。
 
铃声悦耳带和弦,憨态娇羞佯看天。
跑进走廊频笑语,一枝红杏到窗前。
 
    这首《小妹接电话》情景交融,像一个微型电影剧本。手机突然响了,姑娘的脸腾的红了,本来心里有事儿,却要装作若无其事,怕人瞧见,把脸仰起,佯作看天。在离开他人视线的一霎那,一溜烟式的跑进走廊,她说了什么,跟谁说的,我都没交待,只是把一枝红杏拉到了窗前与姑娘相衬。这画面,你尽可以发挥想象,在无人介入的空间里自己作一回导演。小诗出来后,虽没有高超的技巧,却由于超然的趣味赢得了读者的喜欢。这首小诗的姊妹篇《黄昏少女》,异曲同工。
 
朝阳盼罢盼黄昏,阿秀窗前望柳新。
门外忽闻吹哨响,手持小镜点红唇。
 
    从有所掩饰的接电话一路走来,姑娘在爱情的煎熬中,现在已经是欲火中烧,急不可耐了。首句写的是一天之盼,快点黑天吧;承句写的是季节之盼,春天快来吧;转句写的是无形的声音;结句定格在特定的动作。一连串下来,姑娘那种怀春之情、思人之态便跃然纸上,呼之欲出。所有这一切,缘于作者抓住的最易动人的情与趣。
 
    趣味是一种机智、幽默,更是人生的智慧。趣味终归于情,所谓情趣,情中有趣。随着时光的流逝,许多所谓有难以启齿的秘密都被当作谈资得以爆料,《小白杨》即是其中的代表:
 
枝繁叶茂掩风流,梦里小芳春复秋。
犹记夜深偷月色,曾经助我上墙头!
 
    有句话叫三天不打自招,是的,这首小诗便是用诙谐的笔墨,进行的自我暴光。《村头偶感》亦然:
 
依稀村路系青山,蝶舞莺飞撞眼帘。
环顾当初幽会地,株株小树已参天。
 
    这首绝句有空间的延展,更有时间的跨越。有画面的裁切,更有意境的提纯。让你在有限的景物面前产生无限的联想,只这一句“小树已参天”就把个镜头切回到几十年前。昔人已去,物是人非。然而这种无奈的感慨却是在充满情趣的文字里体现出来,自然让读者换了一种接受的方式。也许,这种方式就是文学的魅力,就是诗词的魅力,就是趣味的魅力。
 
诗情荡漾自风流,那缕波分湖上秋。
丽句清词无处觅,伊人拥水一回眸!
 
    这首《与丁渝山崔国靖刘丽秀诗友漫步伊通河畔》,如果把第四句隐去,你一定不会猜到是现在这样。是的,这个结句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却收到了无理而妙的意外效果,别具情调。再来看《苗寨门前》:
 
牛角弯弯双手擎,殷勤敬酒劝声声。
姑娘尤爱风流仔,缠住诗人杨逸明。
 
    这是去贵州大山里采风时截取的一幅非常生动有趣的真实画面。山里的姑娘也和内地的姑娘一样,对靓仔格外倾心。不同的是,她更执着。真实的画面经过提炼加工成诗,则有了几分别样的趣味。
 
    文学的修养也可以说是趣味的修养。趣味看似寻常,实则极难。难在没有固定的客观的标准,又不能完全凭主观的抉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诗词趣味之区别极其微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修养常常体现在毫厘之间。记住,没有趣味,别去碰诗。
 
2017-12-6于北京
 
 
 
    何鹤通联:101100 北京通州区新华联锦园33号楼1-101信箱 何鹤  何鹤简历:何鹤,男,吉林农安人,诗人,书法家。中华诗词学会教育培训中心高级研修班导师。曾获全国诗词大赛第一名十余次,一、二等奖近百次。著有《诗词速成手册》《何鹤诗词选集》《诗词点评笔记》《百字飞花令》《诗中岁月》《律诗分韵集联》等。
 
打印】【 】【关闭
主办: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湘ICP备 14009931 号 cdscxh@163.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沅安路排云阁   技术支持:常德俊人科技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4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