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常德诗词网 -> 诗坛资讯 -> 诗论诗话 -> 乡愁与田园诗词创作
乡愁与田园诗词创作
常德诗词网      2017-12-12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355
何  鹤
 
    乡愁是游子对家乡的眷恋、对故土的思念,是难以言喻的漂泊的情感。从李白的“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到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从宋之问的“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到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从刘禹锡的“旅情偏在夜,乡思岂惟秋”到戴叔伦的“行人无限秋风思,隔水青山似故乡”;从元稹的“朝结故乡念,暮作空堂寝”到白居易的“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等等,都是乡愁在田园诗词创作中运用的典范。
 
    近年来,田园诗词评论文章千人一面,重复前人,重复他人,重复自己。假大空充斥着田园诗词论坛。很少有人能从一个点,从一个侧面对田园诗词创作进行研讨。我翻看了几百篇田园诗词的理论文章,其所引用的诗例大多重复,真正的作手很少现身说法。理论家和作手毕竟有所区别。理论家偏重学术,多归于庙堂;作手偏重创作,多出自江湖。在田园诗词领域,现状是理论家研讨作手的作品,跟着作品走。还没有哪个高手创立一套田园诗词理论指导田园诗词创作。理论家研讨的置后,导致作手创作的任性。作为一个田园诗词作手,看到这样的状况,未免有些对田园诗词前景的担忧。虽然我不是理论家,但作为一个爱好者也有义务把自己的想法说给理论家听。当然,我关于田园诗词写作的文字称不上论文,更谈不到学术,只是作为创作者的写作体会,抛砖引玉,给理论家提供一点素材,等待真正的理论家去归纳整理提升。指不定哪天被行家里手作为反面教材也未可知。倘能如此,亦为幸事。
 
    乡愁这个词儿,古已有之。作为田园诗词的表现题材,在创作中从未间断。现代农村城镇化,农业人口比例迅速减少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很多农民在城市务工,已经形成了一个特殊群体。被城镇化了的农民,或农民出身的其他职业者,对家乡有着深深的眷恋,这种情感反映到诗词作品中就是乡愁。当下,写农民工的诗词,多半表现他们劳作、生活状态。其中有些是反映这个群体思乡的诗词。我作为农民工群体的一员,作为田园诗词作手的一员,就自己创作思乡诗词谈点体会。
 
风醒枝头发了芽,一帘幽梦淡如纱。
异乡莫作消魂句,绿遍通州不是家!
 
    来京之前,大多时候生活在长春的老家,过着纯正的田园生活。到了北京,住在通州,也是农村。虽然有些差异,但终归还是过着田园生活。因此,在北京这十多年,依然写了大量的田园诗词。当然了,一样的山水风光,一样的田园景色,给我的感觉却有着本质的不同。反映在诗词创作中,也无不带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思乡情绪。这首《通州八里桥观柳》,便是这样的作品。春天来了,风也醒了,睡梦在枝头已经发芽,那抹鹅黄渐变成淡淡的绿纱……好美啊。然而,纵目四望,这大好的美景,却是异乡。
 
墙外开荒春撒种,斜阳浇灌星星。殷勤呵护嫩芽生。辣椒镶绿钻,玉米戴红缨。
白菜小葱东北味,异乡思绪难平。篱边诗句水灵灵。黄瓜疏复密,爬满故园情。
 
    这首《临江仙•北京通州住地种菜有感》写的依旧是在通州的田园生活。但白菜小葱还是东北的味道,黄瓜架上爬满的还是故乡情愫。上面两首作品偏重写景,而下面这首《北漂》则侧重抒情:
 
孤寂情怀野鹤身,翩翩白羽许征尘。
已倾笔底三分墨,难染天涯一片春。
诗意忽随云影淡,乡愁每与月芽新。
枕边犹恨莺声早,扰了寻归梦里人。
 
    一个人独闯天涯,个中滋味,难以尽言。许多年过去了,许多方面有了变化,不变的依然是那份浓浓的乡愁。上面三首,是写北京的田园生活。下面几首写的是在北京回忆写老家的田园生活,来看两首《清平乐•童年》:
 
炊烟摇晃,一树流莺唱。遍野山花随荡漾,日落风翻麦浪。
檐前新月如钩,指间多少春秋。只有童年颜色,依然涂在心头!
 
童谣听惯,犬吠连成片。日子从前都很慢,多少流年暗换。
白云朵朵悠闲,墙头山月弯弯。莫道穷乡闭塞,一条小路通天!
 
    童年永远是人生记忆中最美好、最值得回味的部分。无论走到天涯海角,童年的生活,童年的场景都历历在目。而友情,则是伴随人生成长的一道更为亮丽风景,来看《鹧鸪天•李林通忆旧》:
 
情向黄龙府北浓,那年荡桨李林通。两行春借桃花雨,一卷画开杨柳风。
翻往事,望星空。当时人已各西东。许多刻骨铭心句,不在诗中在梦中。
 
    那是来京之前,我和孙艳平、潘太玲等到松花江畔的小山村去见当地的戏曲作者,时值夏末秋初,正是虾美鱼肥的季节。荡桨松花江上,漫步松花江畔。盘腿坐在炕头上,吃着烤苞米、煮花生,听着文友们讲的有趣的故事……每每想起这段美好,就会不自觉地生出些许惆怅,这些惆怅也不自觉地变成了文字。下面两首《临江仙》同样是充满着浓重的思乡情结:
 
荒野寻秋堪落拓,松花江畔同游。稻黄荷老水东流。茫然因倦久,仰卧小沙丘。
回首十多年过去,乡情移到高楼。人生一叶似扁舟!问君还好吧,逐梦要从头!
 
弹指之间多少事,都成过眼云烟。曾经青涩那些年。真情知几许,旧梦已无言。
毕竟潮来潮复去,人生只可随缘。垂竿觅句自悠闲。挥毫凭逸兴,风月不相干。
 
    乡愁是诗词创作中永恒的主题,对于离家的游子,乡愁更是其笔下难以或缺的题材。异乡打工的我,触景生情是常事。《漫步》便是如此:
 
月近新秋撑梦高,堤边得句慢推敲。
天涯游子惊回首,一片乡愁挂树梢!
 
    思乡的结果是回乡。家乡写乡与异乡写乡有着情感上的天壤之别。而游子归来后的笔下,其田园诗词作品则境界与当年在家时迥异。《老家》两首尤其能表现这种情怀:
 
秋梦漫无边,回眸日影偏。
村头三岔路,寻到了童年。
 
莫问从何认故乡,路西低矮小平房。
当年记忆今犹剩,那堵残存老土墙!
 
    许多曾经的记忆随着时光的逝去而消逝,站在那片承载了自己童年的土地上,感受着岁月消融,物是人非,此情此景,让我百感交集。《闻老母患病返乡》则有一层淡淡的伤感:
 
星光明暗几重深,路载轻寒未可禁。
冷冷一弯边塞月,茫茫千里故乡心。
飞鸿淡影几时现,老树新枝何处寻。
山也萧疏云也瘦,村头归步正沉沉。
 
    这里没有正面写母亲,只是通过景物的描写把我的内心感受呈现出来。情绪一定是和笔下的文字同步的,有什么样的感情,就会有什么样的文字。所谓一切景语皆情语是也。我每年春节都回老家,期间也总会不定期找个理由回家看看。来看《蝶恋花•回家》:
 
寂寞兼程星月小,一路行吟,一路翻诗稿。千里寻根情未了,天涯归兴知多少!
纵目南山秋色老,旧梦依然,回到家真好!犬吠鸡鸣花共草,远离都市无纷扰!
 
    思乡已久,回到故土那种兴奋难免跃然纸上。再来看两首《浣溪沙•过年》:
 
一盏灯笼砖瓦房,水泥大道小村旁。儿时记忆雪茫茫。
游子归来成陌路,老家别久作他乡。已非昨日少年郎。
 
牛满围栏粮满仓,鸡鸣犬吠唤朝阳。窗花对子裱新墙。
啤酒杯中盛快乐,馒头脸上泛春光。两根筷子入诗行。
 
    看着家乡的变化,感受着时代的进步,体会着亲情的温暖,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把这种美好,置于字里行间,自然便涂上了一抹鲜亮的色彩,充满了诗情画意。美好的时光总是更容易逝去,转眼,就是说再见的时候了,为了生活,还得远离故土,那是一种怎样的痛——《临江仙•归去》:
 
十日光阴弹指过,何堪两手轻挥。秋声远近漫相随。鹊声频入耳,柳影渐低眉。
最是别时尤不舍,从来离散难违。但期年底早些回。兼程因路远,星夜雁南飞。
 
 2017.12.8于北京
 
    何鹤通联:101100 北京通州区新华联锦园33号楼1-101信箱 何鹤   何鹤简历:何鹤,男,吉林农安人,诗人,书法家。中华诗词学会教育培训中心高级研修班导师。曾获全国诗词大赛第一名十余次,一、二等奖近百次。著有《诗词速成手册》《何鹤诗词选集》《诗词点评笔记》《百字飞花令》《诗中岁月》《律诗分韵集联》等。
 
主办: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湘ICP备 14009931 号 cdscxh@163.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沅安路排云阁   技术支持:常德俊人科技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4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