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常德诗词网 -> 诗坛资讯 -> 诗论诗话 -> 何鹤点评
何鹤点评
常德诗词网      2017-12-20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者:admin    点击:407
何  鹤
 
张耀祥
题拥水公园
气净天蓝草木荣,蝶飞鸟啭伴蛙鸣。
柳垂蹊径花争艳,笛脆湖边鲤卖萌。
七彩霓虹映龙府,一湾碧水绕新城。
桃园未必能胜此,何事携囊去远行?
 
    何鹤点评:整体平平,没有看点。意象平均分配,少了轻重缓急。字面是自然景中景,非诗人眼中景。首句颇觉拼凑,诗感不强;二句意象纵多,终归不顺;三句不错,“争”字又俗;四句欲出机巧,弄巧成拙;五六两句疑似春联,难近佳境;七八两句言不及意,尚欠提炼。写诗不但各句衔接要自然,气脉要顺畅,还一定要有起伏,亦情亦景,虚实结合。有些新诗的东西,讨巧的语言,用来写绝句管用,有视频冲击力。但用在律诗里显得轻浮油滑,缺少厚重感。所以还是纯朴自然的语言更适合写律诗,要想写到高端,要想修成正果,除此无他。写诗句式要活络,这个在律诗的两联间尤其重要,高手写出的对偶句,是没有所谓合掌的,即使小合掌也不会有。这种句式的变化会增加整体的灵动。律诗写作也和绝句一样,一般是先有情,后补景。第五六两句是作者传情达意的所在,是重心,是整首诗的灵魂,一定要经营好。没有这个核心的东西,其他各句再美再好,也是枉然。一般地说,律诗的各句都是在围绕着五六两句再写,或铺垫,或深化不一而足。
 
改作
缓步长堤听柳莺,置身画卷每堪惊。
蝶穿小径花犹艳,笛弄晚风蛙正鸣。
七彩虹分时雨色,一湾水绕好心情。
桃源仙境今何处,且向黄龙府里行!
 
毕清云 
白玉山塔
每望心头怒火焚,百年山顶塔阴森。
未来华夏腾飞日,移到东京镇鬼魂!
 
    何鹤点评:此作构思巧妙,时代感强。惜用韵与平水不合。小处“每望”易“难抑”,增加重量。绝句由于字少,又要表达意旨,故可以叙议代景语,此重组之二句便是。第三句这一转,可是有了大问题。华夏腾飞日,就迁塔日本?此处不加多说,稍加过脑便知。像这类涉及政治、版图、外交等等敏感问题的,要慎之又慎。下字一定要准确。改稿“宜将此处白山塔”,一个“宜”字,就化解了上述种种问题,这是一种愿望,意在泄愤。且这个转句,足以撑得住结句,显得自然,得体。
 
改作
难抑心头怒火焚,不堪回首旧伤痕。
宜将此处白山塔,迁到东京镇鬼魂!
 
王双武
落雁塘情思
引江枢纽傍汀洲,一鉴瑤塘胜景浮。
露角小荷柔似梦,在怀明月色如绸。
依依雁侣呢喃语,款款嘉诗寂寞愁。
思绪未随流水去,至今依旧枕轻舟。
 
    何鹤点评:五个韵脚中含有两个音即:chóu和zhōu。应尽量避免,况且此韵部的用字很多。“浮”字在普通话中与其他韵脚不押韵。教育部目前制定当下的诗词用韵“中华通韵”,即将出笼。届时诗词用韵必定在普通话基础上进行规范。此诗中的“浮”字出现在韵脚,将成为过去时。这是大势所趋,时代使然。第五句“款款嘉诗寂寞愁”有为对而对之嫌,令人费解。
 
改作
引江枢纽傍汀洲,纵目堪将胜境收。
坦荡情怀明月朗,清凉世界小荷柔。
浮云掠影三分画,落雁横波一抹愁。
遥想童年多少梦,至今依旧向南流。
 
明皇陵怀古
皇陵十里景幽幽,车少人稀鸟雀啾。
树碧花繁丘冢瘦,蜂飞蝶舞石羊悠。
时来但见星烘月,气尽休嗟水覆舟。
昔日南天龙凤阙,萋萋荒草掩平畴。
 
    何鹤点评:此律不错。可酌处:首句没有任何意义,只起到填充的作用。第二句诗味少些。“鸟雀啾”与“石羊悠”犯同病,即把叠字简化来用,有些别扭。三、四句这一联意象过密。五、六、七、八这四句非常好。写诗一定要有整体感的同时,追求气脉的顺畅,而顺畅的前提是字句的运用,务必把字句这关过了,更上层楼。
 
改作
依稀往事锁清愁,岁月无情春复秋。
山脚碑高云漫漫,花前蝶舞梦悠悠。
时来每见星烘月,气尽何堪水覆舟。
昔日恢宏何处是,萋萋荒草掩龙头。
 
庆元街古韵
古阜沧桑岁序穷,繁华数领淮水东。
岸花樯燕思帆影,殿脚观门忆禅空。
孙府板桌铺墨砚,戚家灰壁挂雕弓。
始知日月何曾老,汉雨唐风尚满衷。
 
    何鹤点评:“岁序穷”令人费解。“数领”亦然。三、四两句貌似典雅有余,实则不甚通顺。五、六两句虽对仗很工,但过于平淡写实且表述了无诗味,尤其“铺”与“挂”两个动词最伤情境。对仗句中能用名词串起的,一定要避免使用动词,特别是那些新诗类型的动词,最不适合写律诗。“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这里虽无动词,但韵味绵长,非常耐品。“始知”于此句中亦属非必要动词,可用名词类形容词代之。最后一句“汉雨唐风尚满衷”言不及意,炼句欠工。整体看,看景写景,全无次序,了无轻重,随意下笔。一定要明白:头两句随意振起,三四句写景,五六句抒情,七八句扣题收束全篇。如是,才能谋篇得体,章法井然。
 
改作
老街觅句正从容,阅尽沧桑帆影空。
孙府门前残墨砚,戚家壁上旧雕弓。
长堤寂寞云天外,十里繁华淮水东。
岁月悠悠怜老去,一襟汉雨共唐风。
 
吴玉体
黄河叹
回望昆仑洁白身,野村闹市染红尘。
中州已怨楚腰细,齐鲁又羞龟背纹。
壶口怒号惊两省,禹神怨怼叱三门。
携来涓滴入东海,愧对敖广酒一樽。
 
    何鹤点评:原作用韵不规范,改稿把韵部统一。“楚腰细”与“龟背纹”对仗不工。第五句与诗题关连不紧。最后两句牵强且晦涩。
 
改作
堤边回首叹昆仑,谁认长河做母亲?
毁地开荒伤片片,截流筑坝祸频频。
中州久怨楚腰细,齐鲁渐愁龟背新。
一味无端知索取,终将眼泪润红尘。
 
三峡大坝
西江石壁立云空,截断激流息浪声。
夜雨巴山劳梦想,朝霞白帝动诗情。
胸吞云梦千年患,心系江南万户灯。
俯仰风光堪纵目,舒怀高唱《大江东》。
 
    何鹤点评:优点忽略,只说不足。用韵混乱,“空”、“东”属“一东”韵部。“声、情”属“八庚”韵部。“灯”属“十蒸”韵部。改稿统一到“庚韵”。“劳梦想”与“动诗情”是万能词语,放在什么地方皆可,没有特定指代效果。一般地讲,诗的前部宜状景铺叙,没有到抒发感慨的阶段,故不宜虚。写三峡,就要有三峡的意向才行,写大坝就要围绕大坝写才行。五、六两句言不尽意。五句让人费解,六句诗感不强。写诗不像散文小说,只抓住几个物象,加以深化丰满,不需要面面俱到,则境界可出。两联存在小合掌,多处词性相同,使句式呆板。整体要有个势,有个布局,起伏跌宕,舒缓有序。切忌开始飙高音,到后来无以为继。
 
改作
西江回首忆曾经,撩起云头放眼明。
夜雨巴山千载过,朝霞白帝一堤晴。
若非巨壁封流势,哪有狂涛息吼声。
且看满湖春荡漾,群帆竟渡载诗行!
 
三峡人家
圆梦寻诗云水间,烟笼竹屋两三椽。
翠峰高挂千寻瀑,悬路新添百曲栏。
昔日长堤牵索泪,眼前巨舸笛声欢。
转回么女芙蓉面,恍悟明妃自大山。
 
    何鹤点评:用韵不规范,“椽”属“一先”。“栏、欢”属“十四寒”。“山”属“十五删”。改稿力求将韵部统一到“寒”韵;首句入韵用邻韵没问题;“两三椽”生涩。“两三竿”则诗意顿出;“高挂”与“千寻”同意,且无诗感。“斜挂”则诗味浓浓;“悬路”,不雅。“高路新悬”虽仍是原诗中字,则诗趣盎然;“百曲”生硬,还是“九曲”吧;五、六两句如两个分立件各不自为政,将两个虚词“漫向”与“已随”置换“昔日”与“眼前”,则成流水对,自然流畅而充满动感;七、八两句还是纠结在就景写景之中,整个像流水帐,不若生发些感慨。这样虚实相生,灵动自然。
 
改作
遥忆明妃云水间,烟笼竹屋两三竿。
翠峰斜挂千寻瀑,高路新悬九曲栏。
漫向长堤牵索泪,已随巨舸笛声欢。
置身画意诗情里,仿佛桃园梦一般。
 
三峡水库
欣看高峡出平湖,裁剪溪山入画图。
神女含羞峰裹雾,涪陵着意水藏珠。
船来船往歌声满,江北江南锦绣铺。
山似含情相迎送,万千诗意到云都。
 
    何鹤点评:“入画图”太滥。五、六两句无个性,非特指。七、八两句太平常。诗虽讲变化,还要扣主题。所有的物象,抒怀一定为主题服务。
 
改作
龙蛇走笔写平湖,放眼溪山听鹧鸪。
神女当时垂倒影,鹤梁深处嵌明珠。
千秋忧怨烟波散,一片琉璃秀色铺。
裁剪轻舟仙境里,银河下嫁到陪都。
 
成俊华
蓝湖余晖
西山挂日黄,镜水泛金光。
只手擎天起,描成锦绣章。
 
    何鹤点评:此诗病在三四两句,并不是说三句或四句有毛病,而是转结之间没有递进的关系。第三句风流骤起,垫得很高,第四句来了一阵毛毛雨,虎头蛇尾。具体说,就是第四句没有视觉的冲击力,不够刺激,难以续貂。个别字是小节,可以忽略。唯结句是重中之重,要打磨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原第四句很虚,改稿则具象呈现,有诗做结,可补其憾。
 
改作
西山落日黄,湖水浴金光。
只手擎天处,携回诗一行。
 
高凤兰
三峡新咏
白帝城下大江流,三峡绮丽浪飞舟。江树参差沉倒影,波光潋滟照江楼。惊涛澎湃瞿塘关,危峰兀立万仞山。白赤双峰相对峙,夔门紧锁一线天。悬岩绝壁如刀削,何惧脚下涌狂涛。满目雄奇惊客旅,试看巨轮斩浪高。船入巫峡探深谷,重岩叠嶂疑无路。峰回路转大江开,山舒水缓舟往复。可怜巫峡十二峰,云遮雾绕演鸿蒙。神女当今犹无恙,千姿百态入画屏。峡至西陵谷渐宽,水流湍急白浪翻。昔日险滩今何在,千帆争渡览奇观。目及两岸漫追溯,多少名峡含典故。千古英雄家国情,史河清载涛声诉。大坝截流江上横,贯通航道扼洪峰。水力发电甲天下,气势磅礴举世惊。船至南津谷渐收,巍峨荆门锁江流。回望三峡二百里,江山如画咏千秋。
 
    何鹤点评:作者应是翻阅了大量的资料,想来也是数易其稿。句子中明显有古人今人诗词中的影子,也有各种版本关于白帝城介绍引用的文字。如三、四两句明显地的扒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接下来有李白的《蜀道难》的痕迹……。也有的改编或拼凑成语或其他……,如“千古英雄、气势磅礴、家国情、江山如画、重岩叠嶂疑无路、云遮雾绕演鸿蒙”等等,这些运用不好,作为参赛作品,就是致命伤,即评委所说的硬伤:语言不过关。貌似典雅,难经推敲。一句之间不甚和谐,句与句之间各自为政。也能看出,作者整体也力求大气,所以使尽解数,要飙高音,唱高调。但只停留在表面。几处用韵不谐。这些对于苛刻的评委都是打分的重要参考。至于整体气脉的流转,虚实的转换,首尾的照应,重量的分配等等这些对于作者似乎还不是很清楚。有句话叫细节决定成败,这话用在写古风上,太对了。专家评委首先要从语言上看作者的功力,如果语言不过关,评委是不可能把参赛作品看到最后就淘汰出局了。过了语言关,还要在句与句之间,进行打磨,力求过度自然。特别是换韵处最是考验作者水平的地方……总之,想拿个作品就去得奖,是决无可能的。有时外行一看差不多少,其实就是那几个细处,就那几处调整,就决定了得奖与否。刘斌有首歌叫《当兵的人》,打磨数年,屡改屡败。最后请臧云飞用了十分钟给搞定了,成了精典。可见功力是多么的重要。最后,作者还应在语言,谋篇等等技术层面多下功夫。再谈其他。
 
改稿
白帝城下大江流,江风浩荡载飞舟。城头树影知何在,拨开彩云觅江楼。双峰对峙瞿塘关,来认夔门一线天。滚滚惊雷听怒吼,急流飞出万仞山。纤夫岸上不辞劳,船工号子掩狂涛。嗨哟嗨哟犹在耳,众志成城斩浪高。置身巫峡最深处,重岩叠嶂疑无路。至若峰回路转时,且看白帆竞飞渡。凭栏纵目十二峰,云遮雾绕游意浓。神女从来应无恙,不知何处是仙踪。峡至西陵心渐宽,白鸥点点白浪翻。昔日险滩图画里,扁舟逐梦览奇观。岁月悠悠漫追溯,翻阅名峡译典故。千古英雄家国情,唯有长河可倾诉。大坝截流天上横,万吨巨舰一毛轻。涡轮一转乾坤动,千里万里送光明。仰首荆门月如钩,船倚南津一回眸。绮丽三峡二百里,连绵如画诗里头。
 
 
何鹤通联:101100北京通州区新华联锦园33号楼1-101信箱
 
主办:湖南省常德市诗词学会 湘ICP备 14009931 号 cdscxh@163.com
地址:湖南省常德市沅安路排云阁   技术支持:常德俊人科技

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466号